《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小圣施威降大圣》中的波折与烘托

  

    【作者】杨宇鹏;

    【机构】重庆市巴蜀中学;

    【摘要】小说是一种讲故事的艺术,特别讲究叙述与虚构。小说与一般记叙文相比,又特别重视手法、章法的运用。叙述与虚构、手法与章法,是小说这种文体的重要特征。具体到《小圣施威降大圣》这篇小说,它最鲜明的叙述技巧是波折,最大量运用的手法是烘托。

    【关键词】小说情节;法天象地;二郎神;本营;可真;叙述技巧;主要人物;小说人物;吴承恩;次要人物;

    【正文】摘自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64期,本网整理。欢迎查看。

    小说是一种讲故事的艺术,特别讲究叙述与虚构。小说与一般记叙文相比,又特别重视手法、章法的运用。叙述与虚构、手法与章法,是小说这种文体的重要特征。具体到《小圣施威降大圣》这篇小说,它最鲜明的叙述技巧是波折,最大量运用的手法是烘托。让我们先来看看小说中的“波折”。小说开篇写到,二郎神和孙悟空变作“法天象地”的规模打斗,“大圣忽见本营中妖猴惊散,自觉心慌,收了法象,掣棒抽身就走”。这是小说的第一次波折。如果小说一直写二人变作“法天象地”的规模打斗不停,故事的戏剧性就要逊色得多。大圣慌忙逃走,却被梅山六兄弟拦住去路,情急之下,变作麻雀儿在树梢头钉住。这是小说的第二次波折,拉开了后面“变身追逐”大戏的序幕。二郎神赶来,发现了孙悟空,于是变作饿鹰儿,“飞将去扑打”。孙悟空马上变作大鹚老,“冲天而去”。二郎神见了,变作大海鹤,钻上云霄来啄大圣。大圣敌不过,只好变作鱼儿,躲到水中。
    二郎神识破孙悟空的变化,又变作鱼鹰,来水中啄。大圣只得蹿出水中,化作水蛇钻入草丛。二郎神又变作灰鹤,“径来吃这水蛇”。孙悟空没有办法,只好变作花鸨。因为花鸨低贱无耻,二郎神不再变化,现出原身,远远地用弹弓把孙悟空打倒。这“变身追逐”的情节,充满了波折变化,一刻都不曾停歇,犹如川剧中的变脸绝活,让人应接不暇。而且这波折变化中又套着波折变化。你看,大圣先是变作空中的禽鸟,然后变作水中的鱼儿,接着变作水蛇钻进草中,这就是来到陆地之上了。这一场“海陆空大作战”的情节不停发生变化,又极力避免出现重复,足可见吴承恩追求小说艺术的良苦用心。精彩还不止这些。孙悟空被二郎神用弹弓打倒,滚下山崖,顺势变作土地庙儿。这又是一次波折变化,改变生物为变建筑了。结果还是被二郎神识破,真君扬言要“先捣窗棂,后踢门扇”,孙悟空被二郎神的话语吓唬住了,一个虎跳,“冒在空中不见”。二郎神和梅山六兄弟四处寻找,都不见大圣踪影。
    读者读到这里,大多会猜测大圣是因为恐惧害怕逃走,这一场“二郎真君斗齐天大圣”的好戏就此结束了。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孙大圣变作二郎神的模样,跑到灌江口二郎真君的庙宇里作威作福去了。这与读者的猜测刚好相反,又是一次情节的急转变化。二郎神从托塔李天王处得知悟空的去向,赶回灌江口,二人照面不由分说,又斗将起来。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发现,小说的情节始终处于高频率的变化之中。这一方面使得小说的故事精彩迭出,有如西洋喷泉,花样百出,变化多端,读者阅读故事的时候大呼过瘾,难以自抑。另一方面又突出了孙悟空和二郎神的本领高强,神通广大。再者,每一次变化都是由孙悟空开始,然后二郎神才有相应的变化,如此,孙悟空调皮刁钻、古灵精怪的“泼猴”形象也就跃然纸上了。这样看来,“波折”的设置,真可谓“一箭三雕”。
    再来说说“烘托”。这篇小说的“烘托”手法:一是用次要人物烘托主要人物(二郎神、孙悟空),二是主要人物(二郎神、孙悟空)之间的相互烘托。且说孙大圣看见本营妖猴惊散,想要逃走,却被梅山六兄弟拦住去路,于是变作麻雀儿躲在树梢。这六兄弟是“慌慌张张”,竟然“前后寻觅不见”,还一起吆喝“走了这猴精也,走了这猴精也”。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他们笨头笨脑的形象。他们满以为可以捉住孙悟空,没曾想就在眼前的大圣忽的消失,可真是大惊失色——他们脸上的愕然惊恐的表情想想就觉得好笑。这足以烘托出大圣变化速度之快、变化逼真度之高。然而,二郎神一赶过来,只是“圆睁凤目观看”,就发现大圣变成麻雀儿钉在树上。这一瞬间,二郎神与梅山六兄弟法力本领之高下立判。后来,孙悟空使隐身法跑去灌江口,他们得知二郎神竟然也没有抓住孙悟空,“皆愕然”,怎么办却是毫无主意。这时又是二郎神想出计策,跑到天上找托塔李天王,用照妖镜去寻。这就是用梅山六兄弟的愚笨来烘托二郎神的机智。再说那大圣跑去灌江口,变作二郎神的模样,径直来到二郎神的庙宇之中,那些个鬼判一个个磕头相迎,侍奉殷勤。待到真正的二郎神赶到,鬼判因为不能辨认真假,“无不心惊”——庙里头明明有个二郎爷爷,怎么门外又来一个二郎爷爷?他们回答二郎神的问题也很是好笑:“不曾见什么大圣,只有一个爷爷在里面查点哩。”这一场景极具喜剧效果,按理说,这些鬼判时常在二郎神身边侍候,应该对二郎神很熟悉了解。
    尽管如此,这些鬼判居然一开始就没有认出假“真君”,直到真“真君”来到眼前,还不能分辨出孰真孰假,孙大圣变化模仿的手段可真是出神入化了。小说的最后,二郎神与孙悟空二人一照面,又打斗起来。“两个嚷嚷闹闹”“且行且战”,又打到花果山,“慌得那四大天王等众,提防愈紧”。这最后一句颇有意味:四大天王这些人,提防什么呢?联系小说前面天兵天将被大圣打得落花流水的情节,细细思量,不难发现,二郎神与孙悟空又打斗在一起,他们的战斗定然是威力巨大的,所以这些四大天王等众,是躲得远远的,免得被他们二人打斗的力量所伤。这就是用四大天王等人来烘托二郎神与孙悟空的本领高强、法力无边。以上分析的是小说中用次要人物烘托主要人物的手法。其实,二郎神与孙悟空这两个主要人物之间的相互烘托也比比皆是!最初是孙悟空败走,这是二郎神胜了一局。后来孙悟空变作飞禽、鱼儿和水蛇,二郎神都能够立刻变为他物制住孙悟空。如此神通广大的孙悟空竟然次次被二郎神压住,可见二郎神的确本领非凡。
    然而,面对如此厉害的对手,孙悟空也并不恐惧害怕,他总是又能够想出办法躲过二郎神的追逐。这却是以二郎神的本领非凡来烘托孙悟空的神通广大和乐观精神了。最有趣的场景莫过于:那大圣变鱼儿,顺水正游,忽见一只飞禽,似青鹞,毛片不青;似鹭鸶,顶上无缨;似老鹳,腿又不红:“想是二郎变化了等我哩!……”急转头,打个花就走。二郎看见道:“打花的鱼儿,似鲤鱼,尾巴不红;似鳜鱼,花鳞不见;似黑鱼,头上无星;似鲂鱼,鳃上无针。他怎么见了我就回去了?必然是那猴变的。”赶上来,刷的啄一嘴。这两人一个变鱼儿,一个变鱼鹰,但是变化中又都有漏洞,又都被对方看出破绽。两相烘托,这两人的变化本领的高强和观察能力的锐利都得到很好展现。整体来看,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二郎神是处于上风的,处处压制住了孙悟空。孙悟空变作庙宇,也被二郎神识破。
    《西游记》前几回中所向无敌的孙悟空这回可真是栽了跟头,观世音菩萨也的确没有看错二郎神。然而,就在这不利的处境之中,孙悟空使出隐身法跑去灌江口假扮二郎神,二郎神大加讽刺讥笑“郎君不消嚷,庙宇已姓孙了”,这可是孙悟空扳回一城,胜了一把。这两人的法术本领看来还真是伯仲之间,难分高下。如此反复的相互烘托,使二郎神与孙悟空的法力高强、神通广大得到层层推进,达到极高的境界。这一番打斗追逐,恰如两条巨龙纠缠相斗,一下这条压住那条,一下那条制住这条,反复腾挪向上,终于都升到九天之外。二郎神与孙悟空的相互烘托除了表现出这二人的法力高强、神通广大之外,也表现出这二人性格上的差异。孙悟空观察二郎神变的鱼鹰,发现破绽之后,心想“想是二郎变化了等我哩!”。“想是”带有一种猜测口吻,“等我哩”的口气则颇为调皮古怪——二郎神是等你玩么?他是要来抓你呀!语气词“哩”又把这种调皮古怪的口吻强化出来,去掉这个“哩”,这句话的孩子气可就少了大半。而二郎神在发现了孙悟空的漏洞后,道“必然是那猴变的”。这里的“必然”显示出二郎神平时惯于发号施令的形象,他在天庭中的地位颇高,早就习惯了以下定论的方式说话吧。孙悟空是充满了孩子气的,是调皮古怪的,没有那么多的光荣羞耻的观念,所以变作老鸨,他也没有觉得低贱下作。
    而二郎神自恃高贵身份,所以“不去拢傍”,现出本相,远远地用弹弓打大圣。大圣就势滚下山崖,变作庙宇。二郎神赶到崖下,发现庙宇是孙悟空所变。按说,二郎神的任务就是擒住孙悟空,在这种情况下,他假装没有认出大圣,慢慢靠近,然后突然发动袭击,最是容易得手。然而,他却并不这样做,反而在孙悟空的面前大声笑道:“是这猢狲了!他今又在那里哄我。我也曾见庙宇,更不曾见一个旗竿竖在后面的。断是这畜生弄喧!他若哄我进去,他便一口咬住。我怎肯进去?等我掣拳先捣窗棂,后踢门扇!”这显然不是一种取胜的迎敌之法。为什么二郎神会这样做呢?因为,二郎神毕竟是尊贵的天神,并且在天神中的位份极高,所以不屑于以“偷袭”手段获得胜利。他头头是道地分析情形,既是在孙悟空面前装大以自鸣得意,同时又当着面把孙悟空骂得狗血淋头,岂不快哉?相比之下,孙悟空使出隐身法,逃跑走掉,又跑到灌江口去作威作福戏弄真君,倒显得不怎么光明磊落、正人君子了!然而,孙猴子不就是这样一个调皮刁钻、古灵精怪、无法无天、胡来乱来的“泼猴”吗?
    课堂上,我们若能带着学生分析鉴赏小说的“波折”技巧和“烘托”手法,学生既能学习到从“波折”“烘托”的角度来阅读小说的阅读视角,也可以把握小说情节、人物形象;同时这也落实了“从言语形式走向言语内容”的教学理念。当前我们许多的语文课一味强调让学生把握文本的“言语内容”,即文本都“说了什么”,而把“文本是如何言说”这些内容抛在一旁,不引导学生去理解文本“言语内容”是通过怎样的“言语形式”表现出来的,这不能不说是我们阅读教学的巨大缺陷。具体到小说教学上,这种错误的教学思想则表现为:只引导学生把握小说情节、人物,而完全不去关注小说情节是如何展开并引人入胜的、小说人物形象又是通过怎样的手法塑造出来的。所以,我们在教学小说的时候,是完全有必要从小说的叙述与虚构、手法与章法的角度来引导学生把握小说的内容的。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国际刊号:ISSN1002-2155
国内刊号:CN61-1031/G4
刊期:旬刊
开本: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投稿邮箱:zxjxck20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