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物哀之美空寂之境——从日本审美文化的角度赏读《晚秋初冬》

  

    【作者】杨梅;

    【机构】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

    【摘要】<>日本作家德富芦花的《晚秋初冬》,入选了苏教版《现代散文选读》,历来讲授者或者研究者大多从景物的特点、写景的技巧等角度赏析这篇美文。笔者从日本文化、日本人的性格及其审美意识的角度去赏读《晚秋初冬》,获得了别样的审美感受。德富芦花生活在日本的明治时代和大正时代,这两个时代是欧美文化大量传入,与日本本土文化融合、共生的年代。

    【关键词】现代散文选;德富芦花;讲授者;基督教思想;文化融合;明治时代;审美感受;审美意识;苏教版;欧美文化;

    【正文】摘自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64期,本网整理。欢迎查看。

    日本作家德富芦花的《晚秋初冬》,入选了苏教版《现代散文选读》,历来讲授者或者研究者大多从景物的特点、写景的技巧等角度赏析这篇美文。笔者从日本文化、日本人的性格及其审美意识的角度去赏读《晚秋初冬》,获得了别样的审美感受。德富芦花生活在日本的明治时代和大正时代,这两个时代是欧美文化大量传入,与日本本土文化融合、共生的年代。德富芦花受到基督教思想、托尔斯泰的和平思想和歌德的浪漫主义的影响。同时,他更深受日本传统文化的影响,日本人的调和中庸、敏感纤细、简约淡泊等深深地植根于其性格之中,形成了其尊重自然,主张人类和平,宣扬人道主义、自由主义的文学主张。他在随笔集《自然与人生》中描绘日本四岛的自然风光,记录对人生的思考与感悟,这些优美的散文无不体现了他的文学主张,刻上了日本传统审美文化的烙印。《晚秋初冬》便是其“写生帖”一辑中的名篇。
    叶渭渠先生认为,“物哀”“空寂”与“闲寂”是日本艺术美结构的三根支柱,是日本人审美意识的主体。“‘物哀’是客观的对象(物)与主观感情(哀)一致而产生的一种美的情趣,是对客体抱有一种朴素而深厚感情的态度作为基础的。在这个基础上主体所表露出来的内在心绪是非常静寂的,它交杂着哀伤、怜悯、同情、共鸣、爱怜等种种感动的成分。”①简言之,物哀即情感主观接触外界事物时,自然而然或情不自禁地产生的幽深玄静的情感。这种情感并不强烈,而是静寂的、和谐沉静的。
    《晚秋初冬》采用片段式文体描写晨之落叶、昼之庭院、暮之雨、夜之月,通过景、情、境等描绘自然之美,带领人们去欣赏日本的自然风光、感受季节变化的美。作者被晚秋初冬的景物及其瞬间的细微变化深深感动着,笔尖流露出淡淡的物哀之美。作者因落叶的凋零而哀伤。一晚朔风吹落无数树叶,本红叶灿烂的枫树现在却只剩下枯瘦的枝头和两三片树叶,原如金色的云的银叶树已骨瘦形销,只剩片片残叶,眼前之景让作者产生了哀伤、怜惜之情。所以他把银杏残叶比作晚春的黄蝶:残叶对秋天的留恋,就像黄蝶对即将逝去的春天的追逐一样(他在《新树》一文中说:“唯独蝴蝶忙乎着追逐即将逝去的春天,那样执着地迷恋鲜花却不知是一场梦的身影,令人怜惜。”),这怎能不勾起作者对时光逝去、人生衰老的哀伤呢?然而这样的哀伤又因落叶飞舞、遍地采锦的动态美、色彩美而淡化,像掠过书窗的鸟影、像雨中飞舞的落叶又给萧索的晚秋初冬增添了生机与情趣,令作者哀而不伤。
    庭院的静谧让作者产生静寂、怜爱之感。木心在评述日本文学时说:“写景,要闲,要寂,要淡。”②德富芦花笔下的晚秋初冬之景正体现着这样的特色。寒凉的风霜、明净的天空、清澄的阳光、枝条纵横的李树、静躺的落叶无不让作者感到内心明澈、静寂,所以作者才说“虽身居都市,亦觉得异常幽静”,是自然环境的静寂,更是作者内心深处的静寂。菊花本是秋日的动人之景,但经霜,这一作者在《乡村一年》中称为“白色灾难”的自然之物打过,也已静静地低下了挺拔的头颅,蔫了;南天竹的果实本有着鲜艳的红色,但被鸟雀啄含后也失去了华美的姿态,变成了寂寥的残果;两三只麻雀闲散寂寥,晒太阳的老猫慵懒无力、接近终年,初冬的苍蝇更似强弩之末,软弱迟钝,只能爬而不能飞了。这些晚秋初冬阳光下的花草鸟雀小动物即使是动态的也多少有些缓慢无力,是以微小的动衬托大环境的静,更让作者对他们产生怜爱之情。暮之雨景使作者内心产生了淡淡的忧郁、孤寂之情。阵雨敲打着落叶,只有内心随着环境一起归于清净的人才能敏锐地听到阵雨忽而来临忽而消失的声音,而暮色的来临更让作者产生了忧郁之感。暮雨潇潇,让作者想起了平安、镰仓时代的歌僧西行以及他的充满“闲寂”之自然景趣的和歌。
    西行和慈园的和歌将“闲寂”的审美范畴从以人的爱恋为中心转向了以自然风物为中心,即“面对四季的自然风物的寂寞而引发出歌人本人的忧郁寂寥之感”③。“闲寂”的审美范式是和“物哀”一脉相承的,是“物哀”的延伸和发展。暮雨让作者想起西行的歌,西行的歌诠释了眼前之景及作者内心深处的忧郁寂寥之感,景、歌、情三相应和。过路人的伞盖加剧了暮雨之声,整个世界仿佛消失在雨声中,消失在暮色中,就只剩下作者和他的影子,怎会不“默然独坐,顾影自怜”?这样的忧郁和孤寂之情并不浓重,随着雨声和夜色的消失也就消散了。夜之月色的微妙变化让作者感动。
    作者有着日本人的敏感纤细的性格,能够感受到大自然的细微变化,月色由朦胧而昏暗,月亮藏入乌云又出现,这瞬间的细微变化都被静观自然的作者捕捉到了,就连只滴了几滴的阵雨也没逃过作者敏感的触觉。“此种情趣向谁叙说?”隐含了作者无人分享情趣的孤寂之情,更表达了一种体悟自然瞬间变化的快乐、满足之感。作者被月色、阵雨的瞬间变化感动着,这样的瞬间变化的美只有自然拥有,只有自然能将这份美与感动传递给人类。作者因能与自然相通,能注视、接触、捕捉自然的微妙变化和独特的美而欣喜不已。他像一个发现了大自然秘密的孩子一样,再次被月光、秋风瞬间的多层次的变化感动着,并纤细而多彩地描绘了出来。有学者在比较陶潜诗中的自然之情与日式物哀时说:“陶潜更多的是注重自己的内心,外在的‘物’则是心性情感的表达显示,而日式物哀更多的是以‘我’感应‘物’,由内在的心服从感悟外在的景物。……日本物哀作者主要通过生动的语言来表现主观感觉中的客观外界,描绘人物纤细的感受,揭示心理的微妙变化,他追求主观感受,把主观的感觉印象投入到客观描写对象中。
    通过人的感觉展现外界的景象。”④也就是说,在景与情的关系上,中国文人更多的是先有情再选景,借景抒情,景为情用,而日本物哀则是先景再情,情因景生,情随景迁。
在《晚秋初冬》的四个片段中,作者的情感因眼前之景的变化而发生着丰富的变化,有时是哀伤,有时是静寂、怜爱,有时是忧郁、孤寂,有时是感动,情感内涵丰富沉静而淡雅,这便是物哀之美。《自然与人生》中许多写景的散文都隐含着物哀之美,作者对大自然的热爱、眷恋、歌颂是永恒的,而那些细微的“哀”情随“物”而生。在《自然与人生》的“写生帖”一辑的引言中,德富芦花引用了奥里弗·施里弗《画家的秘诀》中的一个小故事:“别的画家都拥有珍贵的颜料,创作令人惊异的画。唯有此画家仅用一色作画,那画中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红辉。……画面愈发鲜红,画家愈发苍白。终于有一天,画家死于画前。……不久,画家便被人们忘却,而他的画却永远鲜活。”⑤故事的寓意是唯有用生命画出的画才能鲜活,作家描绘自然也要像画家作画一样,用生命去体悟、去抒写自然之景。《晚秋初冬》中,每一处景都融入了作者的生命体悟,作者让读者在景及随景而生的情中感悟自然之美,更用自我生命的审美感受力将读者引入了“空寂”美的境界,使得境生象外,由眼前之景幻化出无穷的美感。
    日本茶道更形象地阐释了“空寂”的审美理念:“沉浸在静寂低回的氛围中,茶人就会在情绪上进入枯淡之境,引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并且不断升华,产生一股悠悠的余韵,不时勾起一缕心荡神驰的美感,同时在观念上生发出一种美的意义上的余情与幽玄。”⑥“空寂”的审美意识体现在日本的文学、绘画、能剧、茶道等诸多领域,即用心从“无”中体会丰富的“有”,达到“无中万般有”的境界。“暮雨潇潇,落在过路人的伞盖上,声音骤然加剧,整个世界仿佛尽在雨中了。”当眼前之景消失在暮雨之中时,作者又在默然独坐中将晚秋初冬推向空寂之境,让读者感受顾影自怜、心生万象的幽玄之美。“夜里,人生顿绝,仿佛可以听到一种至高无上的音响。”文章到此戛然而止。有学者评论说:“这‘至高无上的音响’,是他心中涌动的空寂之情,也是他对大自然的热爱而产生的一种幻觉,更是他在自然中实现的人生的超越。”⑦这样的说法还不够,作者在人生顿绝的夜里这样的“无”中,产生“至高无上的音响”这丰富的“有”,“至高无上的音响”可以任由读者的心去想象,它可能是大气震颤之声,可能是落叶的沙沙之声,也有可能是咆哮的秋风之声,或者大自然发出的各种天籁之音。这不仅是人生的超越,更是艺术的超越。
    在发出“此种情趣向谁叙说”的感叹后,作者已经不再急于叙说,而是把晚秋初冬的自然之景引向了“空寂”之境,在通过自然之景和作者之情传递美感的同时,更让读者自己通过无穷的想象和联想去感受自然的美,去变幻出万般有,在文章结尾处产生余音绕梁的美感。这是德富芦花写作与审美的高明之处。《现代散文选读》“文字绘出的图画”一辑的引言中说:“人类为什么会对大自然抱有如此浓烈的兴趣?那些被称之为‘景色’的自然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吸引力?那是因为人类习惯于在自己的内心模仿外部的自然:它的雄阔,它的坦荡,它的妩媚,它的恒常,它的深邃无边,它的无私多情。”
    莎士比亚说:“神的教诲寓于路旁之石,世界万物皆蕴涵着启迪。”透过日本的审美文化,我们从《晚秋初冬》中获得了别样的审美感受,更获得了自然、艺术、人生的启迪。

    注释:
①③⑥叶渭渠、唐月梅《物哀与幽玄——日本人的美意识》第85、98、96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
②木心《文学回忆录》第733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
④邹露瑶《陶潜田园诗自然之情与日式物哀》,《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3年第9期。
⑤[日]德富芦花《自然与人生》第42页,四川文艺出版社2014年。
⑦梁艳《情趣、雅趣和理趣的完美融合——读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中学语文教学》2015年第2期。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国际刊号:ISSN1002-2155
国内刊号:CN61-1031/G4
刊期:旬刊
开本: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投稿邮箱:zxjxck20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