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琦君笔下的母亲形象与佛教情怀

  


      摘要:琦君笔下的母亲,是一位旧社会中相当典型的贤妻良母,她有着中国传统女性的一切美德——淳朴善良、谦和忍让、宽容博爱。她的这些传统美德与她的宗教信仰密不可分,她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她始终怀着一颗慈悲之心,宽以待人,怜悯众生。她的这种佛教情怀也在琦君身上得到了延伸。

      关键词:時君;母亲;佛教情怀

      本文由《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整理

      人教版八年级下册选取有琦君的《春酒》,她被誉“台湾文坛上闪亮的恒星”,并被称为20世纪最具中国风味的散文家。在她所有的散文作品中,写得最好,最感人的文章几乎都是写她的母亲。通过《春酒》一文,我们认识了这位温婉、聪慧、勤劳、热情的母亲。阅读琦君的更多作品,我们可以发现,琦君母亲的这些传统美德与她的宗教信仰是密不可分的,她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她用佛家的悲悯情怀,宽善众生,怜悯他人,既度了别人,又度了自己。
      ―、慈悲为怀和博爱众生的气度
      佛语中,慈爱众生并给予快乐被称为慈,同感其苦怜悯众生并拔出其苦称为悲。佛教中的慈悲情怀在琦君母亲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阐释。
      (一)慈祥温柔,母心荡漾
      琦君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她温和宽厚,以善待人,一生充满了“母心、佛心”。1916年,琦君出生于浙江永嘉县瞿溪乡,她刚出生的几年是在农村度过的,上面还有一个长她三岁的哥哥。但她一岁时丧父,四岁时丧母,兄妹俩儿很小就过继给了伯父,由伯父潘鉴宗与伯母叶梦兰抚养,琦君在文章中所写的父亲与母亲其实是他的伯父、伯母。陪伴琦君成长的母亲,虽不是她的生母,但却胜似她的生母,这位母亲视她如己出,含辛茹苦地把她养大,供她读书。特别是她哥哥在13岁那年因病去世后,家里只剩下她一个女儿,母亲更是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呵护和细腻深沉的关爱。“小时候,我生病,母亲用手揉着我火烫的额角,按摩我酸痛的四肢。”“我还时常坐在泥地上撒赖啼哭,她总是把我抱起来,用脸贴着我满是眼泪鼻涕的脸,她的眼泪流得比我更爹。”(《母亲的手》)“我”到上海求学,临行前,母亲紧紧捏着“我”冻得冰冷的手,反复嘱咐“我”,到上海一定要买一磅蜜蜂牌毛线织一件毛衣;“我”特别喜欢吃母亲做的酸咸菜,母亲恨不得让“我”带一大缸去;母亲病危,为了不影响“我”学业,一直瞒着“我”。这样的母爱深深地印在琦君的心里。所以琦君说,“母亲离开人间已三十五年。可是只要我闭上眼睛想她,心里喊着她,她就会出现在我眼前”,因为“那就是慈爱的母亲,在和我轻轻地说话”。母心、佛心,慈爱的母亲用一颗温柔善良的心,春风化雨般温暖了琦君的童年,滋润了琦君的生。
      (二)孝亲睦邻,怜悯他人
      琦君散文中不时可以见到母亲诵经念佛的场景。母_亲每天一大早,都要在经堂里上拜佛念经,她闭目凝神,一脸慈祥,感恩菩萨的大慈大悲。因为她的虔诚礼佛,她更是用一颗宽厚仁慈的心对待世人。琦君曾写道,母亲身为官太太,却整日忙碌,从厨房忙到稻田,从丈夫的一日三餐到长工的烧饭做菜,喂猪,缝补衣服这些生活杂务她都亲力亲为,有什么好吃的总不忘与邻居分享。在母亲眼里,有长幼之分,却无尊贵之别,所以,他们相处得如亲人般温馨。因为一直信奉众生平等,她也把关注的目光放在左邻右舍上。“每年收获桂花时……送一斗给胡宅老爷爷,一斗给毛宅二婶婆,他们两家糕饼做得多。”(《桂花雨》)她甚至帮阿荣伯成了家,并让他们夫妻双双住进潘家;她也善待奶妈,把一对金手镯分赠给奶妈的孩子和自己的女儿。对于困苦的弱者,她更是怀着一颗怜悯之心,去对待他们。“端午节那天,乞丐一早就来讨粽子。真个是门庭若市。我帮着长工阿荣提着富贵粽,一个个地分。忙得不亦乐乎。……母亲总是从厨房里出来,连声说:‘大家有福,大家有福。’”乞丐走后,母亲说道:“谁能保证一生一世享福?谁又能保证下一世有福还是没福?福要靠自己修的。时时刻刻要存好心,要惜福最要紧。”(《粽子里的乡愁》)琦君笔下的母亲,就是时时刻刻都存着一颗好心,而这颗好心的极致便是菩萨心肠,便是慈悲,她一生“以慈悲观离嗔恚,拔人之苦,与人为乐,远离仇恨之心”⑴。
      (三)爱生惜生,善待他物
      佛教从万物平等的立场,主张对待生物要以“慈悲为怀”,这是对生命的尊重和关怀。因为母亲虔诚礼佛,她的一生对生灵都抱着爱惜的态度。“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她无有不怜悯的,因而连蚊绳蟑螂都不忍心拍打。”她从邻居家抢救过一只被玩弄得奄奄一息的蝉,“连声念佛,保佑他脱离苦难”;她呵护过一只被自己踩伤的小鸡,使琦君牢牢记得绝不虐待一切小动物和昆虫的善念?,从不杀生的母亲恪守着佛教徒的种种戒律。这也许正是佛家说的“以一身所受之苦,推悯众生之苦”的深意吧。的确,其他的生命,只不过不会说话,它不是一样的有感觉、有苦乐,一样的知道趋生避死吗?母亲把“慈悲为怀”作为自己的立世准则,博爱众生,就如文中母亲自己所说“有爱,人生苦的也成了甜的”,读琦君的散文,我们会被她母亲的祥和宁静及从容淡定所折服。
      二、温婉顺从、隐忍宽恕的品行
      在佛教的基本教义中,人会经历各种苦难,人的一生是非常辛苦的。琉君笔下的母亲依靠佛教的信仰,坦然面对生活中的各种不幸,安静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母亲的一生极其坎坷,年幼丧母,和父亲相依为伴,嫁人后,又被时髦而年轻的姨太夺去了丈夫的疼爱,特别是她一生无亲生儿女,抚育了两个过继的儿子又不幸早逝,这种苦痛常人如何能够承受?但母亲是一个极富慧根的人,她在一心奉佛中,学会了宽恕,学会了隐忍,在苦痛面前仍然保持一份温和淡定。在琦君的记忆中,母亲是很少哭泣的,即使有了泪水,也立刻忍了回去。因为温婉顺从的母亲秉承着一颗宽容隐忍之心,化苦痛为宁静,化烦恼为菩提,她博大的心胸,承载了一生的千波万浪和坎坎坷坷。《髻》是琦君散文中的名篇,姨娘头上趾高气扬的发髻不仅刺痛母亲的心,也刺痛读者的心。琦君父母的婚姻是一段典型的旧式婚姻,父亲年少有为,任职军界,母亲相貌平平,没读过书,讨不到父亲的喜欢。后来,父亲纳妾,更给母亲带来无比沉重的打击。因为姨娘的到来,父亲全然漠视了母亲,走廊一边是父亲和姨娘的欢笑,而厨房里忙碌的母亲却独自品尝着酸涩的苦水。但母亲把自己的痛楚隐含在内心深处,从不抱怨,从不声张,一心向佛的她用打坐念佛来化解内心的痛苦,她相信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会帮助她脱离苦海。所以,对于父亲,她没有任何怨恨,而是用自己的宽容默默守候和等待。“我没文化,你爸爸终于娶了我”,一句“终于”,让母亲存了一辈子的感激。父亲常年在外,母亲经常在夜深人静时,对着一双喜鹊端详老半天,那是母亲对父亲无尽的思念。晚年后的父亲满怀愧疚,终于理解了母亲的不易,懂得了母爱的好,父亲快去世时,最想见的是母亲,那一颗颗晶莹的杨梅凝聚着他们彼此的爱与包容。大爱无声,母亲用自己的宽容隐忍安度了她那颗苦涅的心,最终享受到那份久违的幸福。对那位曾经剥夺了自己大半生幸福的姨娘,母亲也不计前嫌,最后和她“成了患难相依的伴侣”。对拐骗自己私房钱的叔叔,她不仅没计较,反而在困难时接济他,这是何等的胸襟。因为知道世间疾苦,人生不易,所以她更懂得体谅眼前人。佛说,宽恕别人,就是善待自己,是一种福分,你心如是那佛,如是那海,苦便不再是苦,而是一种超度,用宽容与胸怀超度了苦,便化成了甘。母亲慈悲为怀、隐忍宽容的气度不正是佛家的超度吗?
      三、佛教情怀

      在琦君身上的延续作为佛教徒的母亲,她的人生态度给予了琦君很大的影响,母亲的婉顺温和、宽容博爱,伴随着琦君的童年,这些都促使琦君以一颗博爱之心看待世间万物。所以,我们看琦君的文章,总能感觉她的善感温柔,岁月带给她离亮点.成效/教材新解47乱丧亡,她在这痛苦中获得一种善待他人,善待生命的力量。在琦君娓娓道来的文字中,那个当她挨打后讲故事给她听,并且教导她“做什么事都要有头有尾”的阿荣伯就是她的另一个外祖父,那个把煤气灯玻璃罩擦得亮晶晶的花匠阿标叔是她家里的一员,那个和自己分享一副手镯的阿月是她的好朋友……对于伤害过自己的人,琦君也如她母亲一般宽容。父亲母亲去世后,琦君看到显得十分哀戚的姨娘,反倒生出了无限怜悯之情,不计前嫌地照顾她,陪伴她度过了余生。家里赖以生息补贴家用的一笔钱被朋友倒掉了,琦君也不抱怨,她想的是“由此使我们懂得如何安贫守拙”。她总是不断想,而且不断地只往好处想,不断用一颗善心看周围的世界。母亲对万物的慈悲与怜悯之心也熏染影响着琦君,“您爱惜生灵的身教,我都牢牢记得”,所以,无论对人对物,琦君都心存善念,从她身上我们能深刻体会到善良的力量和生存的希望。琦君一生不管是行文或为人的温婉低调,都能够看到她那位慈爱的母亲的影子。她“以祥和宁静之心去观察生命,描绘人生……寻觅温暖、记述温情”,品琦君的散文,那温馨幸福的童年,那魂牵梦绕的故乡,那淳朴热情的亲人,让我们深深怀念与留恋。了解了琦君笔下母亲的佛教情怀,我们再读《春酒》,仿佛听到了母亲春风化雨般的温声细语,看到了母亲为乡亲们忙里忙外的不辞辛苦,嗅到了母亲酿制的美味春酒里的热情淳朴。母亲用自己的善良质朴,与众人相处得是那样其乐融融。这些都源于母亲那颗温柔慈爱、宽容博爱的虔诚佛心,源于母亲悲天悯人的佛教情怀。

      本刊收录文章参考:从象征隐喻看陶渊明的价值观

      参考文献:
[1]祁志祥佛:学与中国文化[M].北京:学林出版社,1999.
[2]徐学:台湾妍究文集[M]?北京:时事出版社,1988.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国际刊号:ISSN1002-2155
国内刊号:CN61-1031/G4
刊期:旬刊
开本: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投稿邮箱:zxjxck2011@163.com